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 

一个四线小城莆田,GDP却跑赢全国许多地区。制鞋业是莆田的支柱产业,年产逾600亿,占全国网售两成。而这些华丽的数据背后,却被贴上了“假鞋之都”的标签,多少带着点讽刺的意味。白天,门庭冷落;入夜,摩托、面包车来来往往,一分钟有时可通过百辆,如同一场卖假狂欢。2010年《纽约时报》就有报道“莆田,一个制造假运动鞋的巢穴”。时至今日,莆田鞋再一次被推到了风口浪尖,它所带动的整个制鞋产业链,该何去何从?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莆田·安福

莆田鞋的“前世今生”

20世纪80年代

由于地理位置上靠近台湾,莆田承接了台湾制鞋产业转移,开始为国内外众多品牌鞋代工生产,世界著名运动鞋品牌如耐克(Nike)、阿迪达斯(Adidas)、彪马(Puma)、卡帕(Kappa)、等都在莆田设有代工厂。

2003年

莆田市产值在1 亿元以上鞋厂有13 家,各类运动鞋、皮鞋、布鞋、胶鞋、休闲鞋的年产量3 .5 亿双,占莆田工业总产值的35%,其中80%莆田鞋出口到亚洲、欧洲和拉美国家。

2004年

莆田鞋的规模有多大?早在2004年《福建日报》就著文称”6双耐克鞋1双莆田产”。

2008年

淘宝在2008年火起来,也是电子商务繁荣的黄金时期。莆田鞋打开了一个新的销售渠道,但那时候淘宝审查力度几乎为零,人们对莆田鞋并不知晓。然而正是在这个时期,造就了一批百万甚至千万富翁。一双鞋子出厂价一百多,淘宝上面按正品价格卖五六百。有时候一天会走几百双,其中的利润不言而喻。

2011年

2011年前后,淘宝因为欺诈问题成为媒体焦点。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,马云抛出了莆田,“去看看,你会震撼的,那是黑色产业链,制假基地!”

2013年         

产值超亿元的制鞋企业119家,占全市亿元以上产值企业总数358家的33.2%,年产鞋8亿多双,鞋、鞋模、鞋材、鞋机、鞋用五金、鞋饰等上下游产品形成”一条龙”的格局。

2014年

官方统计了截至2013年底的数据,莆田制鞋从业人数达12.78万人,对全市就业的贡献率超过35%,但据媒体报道,算上隐身于小作坊的制鞋者,这个数字可能达到50万以上,占全市常住人口的1/5。

2016年

2016年底,央视曝光了莆田鞋鬼市,白天的冷清和黑夜的狂欢,这种“昼伏夜出”被解读为“见不得光”。莆田鞋像是一场顽疾,又被揭开了伤口,无论是政府、消费者,还是制鞋产业链,都陷入了反思和各种争议之中。

“鬼市”&阿冒

20世纪90年代中期,为了”让全世界都穿得起名牌”,莆田开始出现一些工厂,致力“复制”品牌运动鞋,如耐克、阿迪达斯、锐步等,通过贿赂品牌运动鞋代工厂的员工拿到品牌样鞋或设计图纸。据报道,顶峰时每家”复制厂”都会高薪聘请一两名代工厂专业人员来把控“复制品”的生产。对于莆田的假鞋厂商而言,“只有不愿仿的鞋,没有仿不出的鞋”。有时假鞋比正品鞋早上架也不是稀奇事儿。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“声名远播”的安福小区前身是原来莆田学院外100多家仿冒鞋摊,得益于电商和网购,逐渐发展成了假鞋批发市场,形成厂家、批发商、网军、物流”四位一体”的完整产业链。官方2015年数据显示,这个总面积80多万平方米的小区,入驻了335家挂牌商户,年交易额超百亿,从业网军超20万。而这里,逐渐演变成了假鞋这一灰色产业链的“鬼市”。

“鬼市”里人们回避“假”字,发明了自己的话语体系,“真标”、“高仿”、“1:1”、A货、A+货、超A货,厂货、通货、真标货、爆真货……假鞋的分类方式让人听起来是如此的高档和随意。

而造假者被称作“阿冒”。他们,可能是服务于鞋厂的员工,也可能是当地的普通居民,一些极小的作坊,一条10米左右的生产线,一天能做出上千双鞋。“阿冒”们发现,务农务工不再是唯一出路,反而是低门槛、高回报的仿制生意能飞速积累财富,并兑换成名车、珠宝,还有洋楼。

黑夜的“鬼市”从晚上8点开始,一般会延续到凌晨4点左右,来来往往的面包车把后座的座椅翻倒下来,一辆车就能塞下几百双鞋。

“阿冒”对自己的假鞋还是很有信心的,可能他们会明确地告诉你那是假鞋,但也会手舞足蹈地称赞“以假乱真,一次体验,终生难忘”、“用的是正品鞋一样的材料,甚至还要好,但价格却只有十分之一。即便如此,我还能从中赚到30多元”。

“阿冒”还有所谓的自主品牌。比如有人在美国“NB”新百伦的基础上,加了几个数字或字母,并拿到了商标注册。在外边,有人称其为“山寨”;但在“鬼市”,它们有着微妙的名字“擦边鞋”。

我可能穿了一双假鞋
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,穿着自己从专柜买来的新鞋,被不认识的朋友说:“你这鞋是假的,莆田买的吧?” 不知不觉,在中国,“莆田” 三个字已经成为了“假鞋” 的代名词。

在莆田,有很多家门面立着“异地上线”广告,也就是说,即使在莆田发货,物流也能把发货地变成上海等其他城市。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这些摊位的服务员甚至承诺可以“秒变”从美国发货。他们用的是“SGR国际速运”。该公司网站称其总部位于美国,但检索发现,这份简介系照抄另一家快递公司的,倒数第二段连原名都忘了修改。贴上SGR英文快递单,加上首单36元的价格,货物分量就瞬间变成“海归”。

在这些铁皮隔出的快递摊上,二三十个鞋盒大小的纸箱都贴着美国发货的SGR标签。服务员不避讳这是假装寄到中国的把戏,坐在电脑前,输入了一个已签收的单号,“看,洛杉矶收件,清关,寄到上海,再转了顺丰”,“一个晚上能有几百单”。莆田发货“秒变”美国发货。

2007年,中国、纽约和至少6个美国的州同时展开打击”中国假鞋”的行动,共在纽约市查获了29万双假耐克,美国移民局发言人称”这些假鞋入关的手续是伪造的,假鞋可能是从莆田或者莆田附近运到美国的”。多年来,莆田假鞋依然”畅销海外”,美国和俄罗斯成为其最大的外销客户,还有一些订单来自东南亚的专卖店。

莆田也在调整制鞋产业的发展思路,打击假货并研发自主品牌,2014年至2015年5月,莆田市共捣毁制售假鞋类窝点146个,查处案件总数5732个,涉案金额2.6亿元,抓获犯罪嫌疑人156人,缴获假冒鞋类176万双。

某一天,你从网上找了家美国代购,买了双正品美产的“总统跑”,查快递也是从美国发货。事实上,它们可能全部来自莆田,来自安福。而当刮开防伪涂层,登录所谓“全国质量防伪监督中心”网站,输入验证码后真的可以查到。事实上,这只是“鬼市”虚构出的认证世界,并引导顾客认真地走到这里。

执法:就像下了场雨

2017年1月17日晚11时,莆田市安福电商城的街上,人群稀疏,送货车辆零星可见,按当地人的说法,“冷清了好几倍”。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这一切的改变,源于2017年1月16日,《中国青年报》、《北京青年报》等多家媒体对这一电商城假鞋生态链的披露。报道称,商城存在假鞋、假防伪标识、假物流信息、假实名手机卡等情况。在一些快递摊位,只需多交36元,莆田发货可以“秒变”美国发货。有卖家称他年营业额达400万,有朋友去年“双11”一天赚400万。

报道在网络引发热议后,当地官方也随即展开行动。福建省官方媒体东南网报道显示,2017年1月16日晚,时任莆田市副市长陈惠黔亲自带队联合执法,共查获了5起案件,查扣451双仿冒商标成品鞋。

这些变化,从当地流传出来的一些QQ空间动态截图也可窥见一二。图片显示,有卖家称,“今天起不接受退换了,有退换明年再来,谢谢配合”,“因情况特殊,提前放假,不便之处敬请谅解”,但也有卖家打起游击战,“这俩天工商大查,晚上12点开门,货全部12点以后来拿,为安全起见先打电话在报网名”。还有卖家疑似拿到内部消息,“晚上安福工商便衣+交警+经侦+记者联合排查,今天货全部11:30以后来拿”。

在工商、电商平台等监管之下,“鬼市”衍生了自己的防守世界。往往通过建立微信群、安装监控器,预警执法人员的突袭。“抓鬼”有时也沦为个别执法人员的寻租生意。作坊内偶有执法人员上门,也不查封,只说随便坐坐,“实相”的人立即送上“好处”。后来,一些混熟了的执法人员甚至会建议仿哪种鞋好卖。

一次执法,就像下了一场雨,不痛不痒

打假之后,死灰复燃

在当地流传开的一篇名为《一位曾当过记者的莆田人自白:莆田鞋它真的不是”恶魔”》中,自称现为莆田鞋卖家的作者认为,“如果没有莆田制造的鞋子,很多人是买不到这么便宜又质量靠谱的运动鞋的”,“是因为我们的虚荣心,给了莆田阿冒(即冒牌)生存的土壤”。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在这个作者看来,“莆田阿冒”垮台,会让很多莆田人、在莆田打工的人失业,许多人买不到便宜的鞋子。他还称,由于人们的虚荣心,导致款式等都不错的莆田鞋自主品牌发展面临阻碍,人们更偏爱仿冒名牌的假鞋,“谁都不想在法律的边缘,过着刀锋舔血的日子,我们也很想安稳地做点小生意,养家糊口”。

那么,莆田假鞋究竟伤害了什么?媒体为什么还要曝光它?从人情来看,卖家赚到了钱,买家买到了便宜的鞋满足了自己,是互利双赢。从法律上看,侵犯了知识产权损害了阿迪耐克的利益,也损害了创新动力。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莆田假鞋质量很不错,应该利用原有技术发展自主品牌。

“阿冒”支撑着莆田大半个经济,顾客买假鞋前也就知道他们是假鞋,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欺骗。

莆田鞋鬼市:黑夜给了他黑色的眼睛(上)

莆田假鞋产业链再次被曝光之后,让“阿冒”一度陷入观望状态,一次次的打假动作使得“鬼市”变得异常冷清。当然,不止他们,所有人都在思考,莆田的制鞋产业接下来的路会怎么走。

如若一下子全部斩断假鞋产业会造成很大的影响,一群人面临失业。而要发展自主品牌,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……

只要有市场和利润,严查假鞋依旧无济于事,莆田制鞋业在媒体曝光下多次“死灰复燃”,也印证了这一点。目前,一部分莆田假鞋业者按兵不动,一部分已然转入地下行动。

 

 

莆田鞋厂微信
莆田鞋厂微信